两代人的影像记忆:图说新疆石油开发建设的故事(上)

1956年9月,克拉玛依钻井队一口钻井正在加紧钻探。 白炎摄

1955年11月26日,新华社向向世界发出消息:新疆黑油山一号井出油。1956年5月11日,石油工业部负责人在全国石油工业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上宣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准噶尔盆地西缘的克拉玛依地区,经发现证实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大油田。同年9月,克拉玛依有23口探井喷出了工业油流,年产原油1.6万吨,占当年全国天然石油产量的39%,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油田,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第一个大油田。

1956年9月,“克拉玛依”汉语为“黑油山”,露天的小池表面冒着原油。 白炎摄

1956年9月,部分退役军人在井队学习钻井技术。 白炎摄

这是一批中国人民解放军退役军人组成志愿钻探团,来到克拉玛依学习钻井技术为祖国找寻地下矿藏。“为了石油,到克拉玛依去”。大批技术工人、转业军人、知识青年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准噶尔盆地——一片亘古荒原上。

1956年9月,克拉玛依矿务局试油段某试油队女测井员米素娟正在闸门上安装滑车准备测量这口井的出油情况

1956年9月,下班归来先洗个脸再吃饭。 白炎摄

水在克拉玛依是关系到生产、生活各个方面。这片荒芜的土地下,虽然已发现大量油田,蹲在地上就能看见深藏地层的油汩汩流出,但饮用水却十分稀缺,洗脸水也只有可怜的一小盆儿。

1956年9月,运输工人们日夜不停驾驶着水车向各井队供水。这是水车正在装水。白炎摄

克拉玛依石油工业的建设拉开了新疆石油工业发展的序幕。据新疆自治区发展改革委编制发布的《新疆能源年度报告(2014)》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新疆已探明石油储量56亿吨,天然气储量1.4万亿立方米,均位居全国首位,预计到2020年,新疆的油气产量将达到6000万吨油气当量。新疆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勘探、开发、利用方面成果显著,新疆已成为国家重要的能源生产基地和陆上能源安全大通道。

2006年,克拉玛依油田密布的抽油机,俗称“磕头机”。 沈桥摄

2006年,一条高速公路穿过克拉玛依油田。 沈桥摄

2007年,当年的克拉玛依油田第一口井“黑油山”,已是接待游客的景点 沈桥摄

1983年7月开馆的克拉玛依博物馆,展示和反映了克拉玛依油田从20世纪初叶到21世纪各历史阶段发展历

1986年6月21日,准噶尔盆地东部台3井出油,发现北三台油田。1987年8月1日,准噶尔盆地东部的台10井日喷天然气9.4万立方米,发现马庄气田。拉开了准噶尔盆地东部油田开发建设的序曲。(沈桥摄)

在近70年的发展历程中,无数媒体人用真实而又的笔和镜头,记录了从克拉玛依到准噶尔、塔里木、吐哈三大油气盆地等新疆油气开发建设的历史进程,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我的父亲和我。

【白炎(原名沈彤),1912年出生,浙江嘉兴人,1977年离休,1989年病逝。白炎早期参加革命,1942年来到新疆,用镜头记录了当时的新疆。新疆和平解放后,进入新疆日报任摄影记者,成为新疆新闻摄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沈桥,白炎(原名沈彤)之子, 1978年参加工作,传承了父辈的基因,先后在新疆画报、新华社新疆分社任摄影记者,2017年底退休。】